耿宝昌谈宋代哥窑

贡献者: 闲趣雅玩

耿宝昌谈宋代哥窑

哥窑是宋代五大名窑之一,它与汝、官、定、钧窑齐名,是为宫廷烧造御器的官窑。其产品历来珍贵,明代宣德时, 宫廷 藏品 目录《宣德鼎彝谱》即有“内库所藏柴、汝、官、哥、定”的记载,清代乾隆皇帝更将哥窑瓷器视为珍品。 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哥窑器,均为历代宫廷旧藏,加上其他流散于海内外的传世品,约计 也只有 300件左右。传世的“宋哥窑”与“宋官窑”一样,迄今未曾发现确切的窑址,既没有在文献《天工开物》 记载的地区——浙江省 龙泉 县觅到遗址和残片,也不见于宋皇室陵寝的随葬品中。 (宋陵多早被盗,故历史上有无不 详,此类情况与汝、官窑器相同 ) ,故至今还难以从考古角度寻找科学的佐证材料。

有关哥窑的文献 元代 至正二十三年 (1363年 ) 刊《至正直记》,记述作者于乙未冬在杭州时,“市哥哥洞窑者 一香鼎,质细虽新,其色莹如旧造,识者犹疑之。会荆溪 (宜兴 ) 王德翁亦云,近日哥哥窑绝类古官窑,不可不细辨 也„„。”

明代洪武时曹昭著《格言要论》,提到“旧哥哥窑出。色青浓淡不一,亦有铁足紫口,色好者如董窑,今亦少 有。成群对者,是元末新烧,土脉粗糙,色亦不好”。

明代宣德年间,宫廷的《宣德鼎彝谱》记载:“内库所藏柴、汝、官、哥、钧、定各窑器皿,款式典雅者, 写图进呈„„。”

比《格古要论》晚一个世纪的《浙江通志》云:“处州县南七十里曰琉华山,„„山下即琉田,居民多以陶为 业, 相传旧有章生一、 生二兄弟, 二人未详何时人, 主琉田窑造青器, 粹美绝冠当时, 兄曰哥窑, 弟曰生二窑„„。 ” 此为章生一、章生二最早之说。

明代嘉靖四十五年 (1566年 ) 刻《七修类稿续稿》中说,哥窑与 龙泉窑 皆出处州龙泉县,南宋时有章生一、章生 二兄弟各主一窑。“生一所陶者为哥窑,以兄故也;生二所陶者为龙泉,以地名也。其色皆青,浓淡不一,其足皆 铁色,亦浓淡不一。旧闻紫足,今少见焉,唯土脉细薄,釉色纯粹者最贵。哥窑则多断纹,号曰百圾破„„。” 明代万历十九年 (1591年 ) 高濂《遵生八笺》在谈官窑时说:“官窑品格,大率与哥窑相同”,“窑在凤凰山下”, “哥窑烧于私家,取土俱在此地。”

清代许之衡著《饮流斋说瓷》称:“哥窑,宋处州龙泉县人章氏兄弟,均善冶瓷业,兄名生一,当时别其名曰哥窑, 其胎质细、性坚、体重、多断纹,即开片也,釉以米黄、豆绿二色居多,有紫口铁足,无釉之处所呈之色,其红如 凤唇,其釉极厚纯粹,万千年而莹泽如新。元末明初,既唐英屡有仿制,然远不及宋型之精。”

以上文献,可资参考。

关于哥窑器的化验

1964年,故宫博物院为了进一步研究宫廷旧藏的宋代哥窑器,向上海硅酸盐研究所提供“哥窑”实物标本进行 化验,测定结果表明:“其胎釉的化学成份、纹片的颜色以及底足切削形式等都与龙泉窑址出土的黑胎青瓷不同, 比较说来,传世‘宋哥窑’在好多方面都和景德镇的同类型作品比较接近。”

这一化验结果发表后,在国内外 陶瓷 界引起很大震动,此后研究者多以此为据论述哥窑,因而出现了一些新的 问题,诸如过去的“元代说”、“明代说”再起,致使宋哥窑传世品的历史价值和经济价值有所降低,由此而导致 新的认识混乱。另外,根据化验结果所指,在江西省景德镇一带寻踪觅迹,始终未见类似的宋、元之器。而按明洪 武时成书的《格古要论》所提碎器窑同于哥窑的开片,《陶说》关于江西省吉州窑烧碎器之说,顺藤去摸瓜亦无所 获。

一此次故宫博物院提供的化验标本,为一件米黄色釉碗的残底,其“胎釉外观特征、胎釉化学组成和分子式、 光谱分析的结果、显微结构都与景德镇的同类作品比较接近”。

该标本早年为北京东四南大街天和斋郭静安先生的挚友孙华峰之物, 1942年由孙瀛洲老师购得收藏, 1956年捐 献给故宫。因其与故宫旧藏“哥窑”器相近,故经院领导批准,将此碗底割裂一半,作为化验标本。